2020年全球最顶级高端外围
栏目:高端外围经纪人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18 13:11

一年一次,即使是2020年,也不例外。

 
外媒ARTnews的老牌栏目“藏家Top 200榜单”近日公布了。
 
 
Pt 1:
 
艺术品收藏界的中国军团
 
首先,我们对200个排名进行粗略检索发现,中国藏家占据了34个席位,共40人。
 
其中,内地12个、中国香港15个、中国台湾7个。
 
内地藏家共12个席位(14人):
 
何剑锋(美的集团)
 
王薇与刘益谦夫妇(龙美术馆)
 
王津元与郭广昌夫妇(复星国际)
 
王中军(华谊兄弟)
 
乔志兵(油罐艺术中心)
 
李琳(江南布衣)
 
王兵(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
 
邵忠(现代传播集团)
 
王健林(万达集团)
 
杨滨(北京达世行)
 
马云(阿里巴巴)
 
张明(投资界)
 
中国香港藏家共15个席位(18人):
 
K11创始人郑志刚
 
地产界藏家刘銮雄和刘銮鸿
 
出版业藏家B.L AU
 
投资界藏家GERALD CHAN
 
房地产界藏家伉俪朱秋慧和张松桥夫妇、藏家MIGUEL CHANG
 
实业家何鸿卿、徐展堂
 
建筑业界藏家SIMON KWAN
 
调味品界藏家K.S. LO
 
元大银行马维建
 
藏家YEUNG WING TAK、DAVID TANG、蔡崇信夫妇
 
中国台湾藏家共7个席位(8人):
 
台湾藏家陈泰铭、黄崇仁、林百里、蔡明兴和翁美慧夫妇,以及藏家CHANG TIEN GE、YU GI-CHUNG、TSAI CHEN NAN。
 
 
虽然榜单本身较往年并没有变得天翻地覆,但人们对这200位大富豪的名字所产生的好奇心似乎越来越强烈了。
 
谁最舍得花大价钱买东西,比如一次性消费5000万美元以上?这些藏家今年有哪些特别的动作?
 
我们对全球顶级藏家的所有疑问,或许可以得到部分回答。
 
毕竟,世界上的那些最富有的藏家们大多倾向于更加谨慎的交易,谨慎到很多人可能在几年后才知道这些交易。
 
[何剑锋:新开私人美术馆]
 
 
何剑锋
 
何剑锋是这份榜单的新人。他今年最大的动作就是在广东顺德创立的“和美术馆”(He Art Museum, 简称HEM)正式开放。这座私人美术馆占地面积近16000平方米,由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馆藏了家族收藏400多件。
 
[王薇与刘益谦夫妇:2020年的金句创造者]
 
 
王薇与刘益谦夫妇
 
2020年10月8日,被徐邦达先生称为“真迹上上”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在香港苏富比以3.06551亿港币成交,被著名收藏家刘益谦竞得。
 
拍卖结束后,刘益谦的朋友圈诞生了今年拍卖圈子里的金句:“好东西不怕折腾。”
 
[王津元与郭广昌夫妇:打造强调公共艺术性的艺术机构]
 
 
王津元与郭广昌夫妇
 
2016年11月,位于上海外滩金融中心的复星艺术中心正式开幕。王津元与郭广昌夫妇从建立之初就为复星艺术中心明确了定位:在聚焦当代艺术的基础上,始终围绕公众艺术展开讨论。这里还展示了郭广昌的永久藏品,不仅涵盖中外一流艺术家,并且也在持续关注正在成长中的青年艺术家。
 
[王中军:卖画不丢人!]
 
 
王中军
 
“我现在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一直在卖我的画。最近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回来一些现金来解决公司的资金流动性问题。好多人觉得卖画丢人,但我不觉得我卖画丢人。”
 
这是王中军去年在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说的话。“不丢人”,是他反复强调的。
 
王中军坦言:“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卖掉了我很开心。开心在于这是对于我眼光的考验,比如有一张刘小东的作品《求婚》,当然我在嘉德拍卖是11万买的,去年秋拍卖了1000多万,100倍的回报啊,但我并不是谈回报的问题,我是谈收藏的问题,为了生活,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什么丢人的。”
 
[乔志兵:我爱我藏,无关市场]
 
 
乔志兵
 
去年3月,上海徐汇滨江沿岸新建一处文化地标: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尽可能丰富地呈现我们正在关注的内容——中国当代艺术、国际最前沿的艺术以及跨学科的艺术领域。油罐艺术中心的开幕,是我们的开始。”油罐艺术中心创办人乔志兵说。
 
对于收藏,乔志兵也是一名老将,最初选择中国传统艺术,2006年开始乔志兵接触到当代艺术界的皮力等人,开始涉足当代艺术收藏,一直到今天。和别人不同,乔志兵最大的特点是会对自己选择的艺术家不断的走访,去深度了解他的创作状态等等。时至今日,乔志兵已然成为国际当红艺术家工作室的VIP。
 
[李琳:为杭州打造一个活跃的艺术机构]
 
 
李琳
 
2008年初,李琳倡议创建江南布衣艺术基金会,经调研了解到国内不具备明确的相应法律法规,因此决定组建带有基金会部分功能的“江南布衣艺术中心”,且涉及工作范围更广泛。
 
艺术中心最初以“阿嚏-阿嚏工作组”的名义对外。2010年“阿嚏-阿嚏工作组”更名为“想象力学实验室”,确定围绕不限领域的创新事物展开工作,扶持目标团队及个人。
 
这也弥补了李琳长久以来的遗憾:杭州作为一个艺术创作发生的活跃地,但却缺乏活跃的艺术机构。
 
[王兵:尤伦斯专场的大买家]
 
 
王兵
 
熟悉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人大概都多多少少了解王兵——曾经在尤伦斯释出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成为重要的大户。
 
更重要的是,艺术品收藏对于王兵而言,不单只是资产配置和投资工具,过去五年时间里,王兵坚持对于非盈利空间项目的支持,并且在2018年度亦支持了12个艺术创作、展览、出版及讲座等相关活动以及7个非盈利空间。
 
2018年初,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颁发的4A级基金会资质的认证。
 
[邵忠:把办公室当作展厅]
 
 
邵忠
 
在现代传播集团,到处都能感受到藏家邵忠对于艺术的品位。他把办公室布置得像一个艺术品陈列室:北京办公室里收藏的大多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上海办公室里则大都会感十足;广州公司里的艺术品则饱含了岭南艺术的特色。
 
[王健林:有口袋,更有脑袋]
 
 
王健林
 
2019年对王健林来说却是损失惨重的一年。据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的数据显示,王健林的财富从2018年度的1566.3亿元跌至883.9亿元,一年缩水682.4亿元。
 
好在他的艺术品上投资使风险得到分散。
 
王健林的收藏经很接地气:“其实鉴赏说穿了就是多看。看得多了,慢慢就明白了。20多年前,我什么也不懂。好藏家不仅要有‘口袋’,更要有‘脑袋’。我们不是瞎选的,肯定是要长期发现,觉得它有走高的可能性,才会全力去推。”
 
[杨滨:收藏当代艺术是一种生活的风尚和方式]
 
 
杨滨
 
杨滨不仅是北京最大的汽车经销商之一,同时也是中国新收藏家的代表。他的当代艺术收藏以堪称典范的认真态度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品味而著称。
 
过去十年间,杨滨收藏了过千件的现当代艺术品。除了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曾梵志的作品外,他还收藏了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约尔格·伊门多夫(Jörg Immendorf)、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和白南准(Nam June Paik)等西方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杨滨曾将当代艺术收藏描述为“一种生活的风尚和方式,不仅仅是一种装饰”。他和妻子晏青在北京还开设了AYE画廊。
 
[张明:低调又神秘]
 
 
张明
 
2017年2月,全球历史中第一个专注于行为艺术的双年展Performa宣布任命张明 (Richard Chang)为董事会董事长。
 
新任董事会董事长张明身为一位住在纽约与上海的资深艺术收藏家,在北京创办了多姆斯收藏,它和世界各地的机构合作,积极建立跨文化,尤其是东方和西方的对话。并是多个文化机构的董事,包括惠特尼美术馆,MoMA PS1,皇家艺术学院艺术馆,也是泰特美术馆国际委员会的副主席。
 
 
至于马云老师,大家都熟,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藏品规模到什么程度了。
 
Pt 2:
 
还有多少亿万富翁在买买买呢?
 
[身家200000000000的富豪贝佐斯]
 
 
杰夫·贝佐斯
 
首先是世界首富、亚马逊的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这位身家达到200000000000的富豪在今年8月份成为“世界上身家超过2000亿美元的第一人”。
 
有消息称,去年11月贝佐斯分别在纽约的佳士得和苏富比买了两件贵的:一幅埃德·拉斯查(Ed Ruscha)的画,5250万美元,创了艺术家的纪录;一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1850万美元。
 
[从客户变老板的德拉伊]
 
 
帕特里克·德拉伊
 
去年6月,法国电信大亨Altice董事会执行主席帕特里克·德拉伊(Patrick Drahi)以37亿美元收购苏富比拍卖。自此,苏富比拍卖结束31年的上市公司身份,成为私人所拥有的拍卖行。
 
很多业内人士其实都想知道德拉伊是否已经成为艺术品的重要买家。他在成为苏富比的老板之前是苏富比的客户,主要购藏的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但在此之前,他并不是以那种大手笔购买而闻名的财大气粗者。
 
[把巴斯奎特带给芝加哥艺术学院的格里芬]
 
 
肯尼斯·格里芬
 
芝加哥对冲基金高管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C. Griffin)。他在去年夏天进行了一项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收购,并很快将其公之于众。今年6月,他通过私洽跟榜单上的另外一位藏家彼得·布兰特(Peter M. Brant)买了一幅巴斯奎特创作于1982年的“Boy and Dog in a Johnnypump”,花费超过1亿美元。因为格里芬是芝加哥艺术学院的一位董事,所以当博物馆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又于今年7月重新开放时,他将这幅画在那里展出了。这件事的意义在于,该艺术学院没有收藏巴斯奎特的任何作品,所以这成为了一件大事。
 
[出手总过亿的科恩]
 
 
史蒂芬·科恩
 
史蒂芬·科恩和亚历桑德拉夫妇(Alexandra and Steven A. Cohen)是美国艺术品收藏领域里的大鳄,尤其是现当代艺术作品领域,更被视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2015年贾科梅蒂雕塑“L’Homme au doigt”以1.413亿美元成交,成为当时拍卖史上的最贵雕塑。事后有媒体爆料称,这件雕塑就是科恩买下的。纽约艺术商人威廉·阿奎维拉坦言:“史蒂芬是一位非常谨慎机敏的收藏家,他对艺术收藏这方面有着非常强烈的本能,这是在艺术史学论著里学不到的东西。”
 
2012年11月,科恩以1.5亿美元的价格从赌场老板Stephen A. Wynn手里买下毕加索的“Le Rêve”。同样是2012年,马蒂斯的4座青铜雕塑以近1.2亿美元的价格卖出,外界盛传,买家仍然是科恩。在科恩的庞大收藏中,不仅有贾斯培·琼斯的画“Flag”、达明·赫斯特的“甲醛泡鲨鱼”,还有莫奈的印象派名画。
 
[宁可卖股份,也要重回拍场的前泽友作]
 
 
前泽友作
 
这两年,全球的经济形势都不是特别顺畅,一些超级富豪的花钱节奏也开始有了变化:他们可能开始买房,然后稍作停顿,然后再回到市场。
 
比如,前两年很出风头的日本藏家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曾在巴斯奎特作品的拍卖会上和马克•格罗特扬(Mark Grotjahn)作品的拍卖会上创下多项纪录。但有传言说,由于他在日本的时装生意陷入困境,短期内他退出了拍卖场。
 
2019年底,前泽友作以2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在ZoZo的大部分股份,对艺术的兴趣又回来了。尽管他没有在2020年主要拍品的新闻中有过曝光,但有内部人士注意到,他考虑过估价在2000万美元左右的拍品。
 
[私人博物馆都开三家的奢侈品大佬皮诺]
 
 
弗朗索瓦·皮诺
 
2021年1月,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ninault)有个大项目要完成:巴黎皮诺私人博物馆。这是作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法国“开云”的CEO皮诺名下第三家博物馆,由安藤忠雄设计,是巴黎明年最受期待的文化项目之一。
 
2019年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后,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法国开云(Kering)的CEO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çois-Henri Pinault)宣布,将捐款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57亿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在最高档夜店办展览的德国藏家]
 
 
卡伦和克里斯蒂安·柏洛斯夫妇
 
Berghain一直被认为是柏林最高档的夜店。但是当德国首都各大场所在疫情后开始重新营业的时候,这里突然变得更受欢迎了。因为公众受邀来这里参观一场由德国顶级藏家卡伦·柏洛斯(Karen Boros)和克里斯蒂安·柏洛斯(Christian Boros)夫妇举办的展览。
 
[想当纽约市长的美国藏家]
 
 
Raymond J. McGuire和他的妻子Crystal McCrary
 
藏家Raymond J. McGuire和他的妻子Crystal McCrary领导着位于哈莱姆区的Studio博物馆,他们在收藏界早就不需要证明自己了。现在,这位担任花旗集团公司和投资银行业务全球主管的收藏家将目光投向了政治舞台。
 
2020年初,有多家媒体报道称,McGuire当时正在考虑竞选纽约市市长。
 
随后,CNBC在6月份报道称,McGuire请了曾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之前的竞选活动中工作过的官员来讨论策略。随着现任纽约市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支持率降至历史最低点,McGuire可能会构成威胁。
 
[新开画廊的英国藏家]
 
 
Deirdre和James Dyson夫妇
 
今年8月份,藏家Deirdre和James Dyson夫妇宣布了一条消息,登上了好多新闻的头条:
 
他们正在寻求英格兰南格洛斯特郡(South Gloucestershire)政府的批准,在当地开设一家画廊。选址很特别,是在他们家族的院子里,多灵顿公园(Dodington Park),一座始建于18世纪的颇有历史感的乡村庄园。展览空间计划由WilkinsonEyre建筑公司设计,预计2021年完工,将会展出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伊夫·克莱恩(Yves Klein)等知名艺术家的杰作。
 
[“观点长远”的德国藏家伍尔特]
 
 
莱因霍尔德·伍尔特
 
6月份的时候,藏家莱因霍尔德·伍尔特(Reinhold Würth)给他在德国昆泽索市创立的伍尔特博物馆进行了扩建——花费了3900万欧元,增加了59,000平方英尺。完工后的首场展览展出的就是他大量现当代艺术收藏中的150多件藏品,展览名为“长远观点”。
 
伍尔特的藏品还在不断增加,据说现在已超过1.83万件。最近,他买下了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创作于 1942年的“Water Tower in Holland”和罗伊·利希滕斯坦1994年的“Metallic Brushstroke Head”。
 
[因为曾经的爱情,分开上榜的罗曼和达莎]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和达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这对曾经著名的藏家情侣,因为分手了,所以这次只能分开上榜。
 
罗曼,俄罗斯大富翁,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老板,顶级藏家、名媛达莎·朱可娃的前男友… …随便哪个身份,你都能知道他的名字。
 
2014年底,卢布暴跌,阿布拉莫维奇的身家在48小时里蒸发了将近4.5亿美元,但他依然有心情在加勒比海上的法属小岛“圣巴斯”筹备跨年“大趴体”。
 
 
达莎·朱可娃
 
2015年6月,“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了,成为了俄罗斯艺术文化类的新地标。
 
朱可娃也不是一般人,俄罗斯富豪、军火商、石油巨头之女,网球沙皇萨芬的前女友,名利场上的名媛,俄罗斯当代艺术的女沙皇。
 
“每一季,总有一些人是你根本想不到的。”
 
这句话来自一位拍卖界专家,但也是藏家榜单每年都被关注的有趣之处。